第五百八十三章??雄伟

作者:以殁炎凉殿 | 发布时间:2019-09-12 01:32 |字数:3466

????声东击西(16)

????平庄主哈哈大笑,大手一挥,道:“不要引我发笑了!哈哈,翼儿啊,你未免也太小看你平叔叔了。我并不急着离开此处,甚至这雄伟的四大家族,乃至于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四座庄园,是如何遭逢灭顶之灾,我都很有些兴趣瞧瞧。毕竟这等盛大场面,人这一生之中,又能有几次机会亲眼目睹?你们这些凡夫俗子,又怎能同我相比?我有平家祖传的碧灵丹,服食后在水中亦可闭气几个时辰。但你们要是打着跟我寸步不离的念头,来同我硬碰硬,这个如意算盘却只怕是打错了。”

????众人听了他这番言语,再瞧他面色镇定自若,不似虚言,都不禁再度心惊肉跳。夏柳二庄主听说过他平家先祖以炼丹为业,专门炼制些稀奇古怪的丹药,对这碧灵丹之名,也有所耳闻。此时见老友尽掌优势,不得不佩服他谋划布局之能。

????先是以小姐婚事为饵,连武林盟主李亦杰也惊动出山,一引上钩。再利用着他的地位,要他假戏真做,将盟主之位让与平若瑜。最终虽给原翼拆穿,却仍能不动声色,将一副残局再次转为于自身有利之境,这份才能,到底是自己远不能及。败在他手上,也足令人心服口服。

????这当中唯有原翼是偏不服输的性子,他如此卖力,倒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不忍见这许多人尽数丧命于此。自结识李亦杰后,确是变得讲义气不少。眼珠一转,道:“平叔叔,非要闹得这般两败俱伤,何必呢?于你于我,又有什么好处?我知道你策划这一切的目的,是想做武林盟主,想掌控天下霸权。我们几个斗不过你,不代表天下才识之士都是你的手下败将。双拳难敌四手,届时你应付得过来么?何况你成就霸业,最渴望的,也是给我爹爹与夏、柳二位叔叔看的吧?依小侄之见,不如双方各退一步。我们尊奉你为武林盟主,从此死心塌地给你效力,而你,打开秘道,放我们出去!如何,这样一来,双方都不吃亏吧?”

????众人听原翼说得在情在理,平庄主听后,也皱眉沉思起来,而未立即反驳,看来是有些希望。过得许久,平庄主终于开口道:“这提议么——倒也可行。不过,只有你小子一个人说,做不得数,其他人可肯答允?别到了外头,立即翻脸不认人啊?”原翼道:“小侄给你担保,您守信,我们也定会守信。”

????到场诸众大多是江湖中颇有几分名望的前辈,实是难以开口服软。平庄主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一圈,冷笑道:“怎么都不肯说话?我就知道,你们武林中人最是狡诈多端,说出来的话,没有半分诚意。”

????原翼上前打圆场道:“嘴上怎么说,不过是一句话而已。您喜欢听,我可以编更多漂亮话,每日里念来给你听,那有什么意义?口头上的承诺无关紧要,日后如何行事,才是最关键的。既然大家心里都有数,你又何苦非逼着他们说出来?”

????平庄主心道:“你这小子倒也够坏了,说什么叫我参看他们‘日后’如何行事,那也得要他们有‘日后’才成,非要我先兑现承诺……”想了一想,道:“好吧,看在你面上,其他人说不说,我可以不计较,我只要听令尊大人亲口说一句。”

????他多年来最大的梦想,便是要超越原庄主,使平家成为四大家族之首。因此可以不听旁人的虚伪奉承,却非要得到原庄主的许诺,心里才觉舒坦。

????原翼苦笑道:“爹爹,那就请您也看在孩儿面上,随便给平叔叔说几句。”这话在众人耳中听来,都带了几分施舍之意。平庄主正急不可耐,倒没觉出他语气有何异常。

????原庄主微微一笑,见众人也都注视着他,清了清嗓子,道:“平大哥,今日我肯放下架子,称你一声大哥,你应该是明白的了。有些事说得太清,反而没了意味。对翼儿的提议,我既然没有反对,那也就是答允了。当初四大家族雄心勃勃,私下刻苦练兵布阵,为的正是有朝一日,杀回中原。既是咱们长久以来的梦想,只要能实现共同抱负,谁做盟主,又有什么相干?”

????平庄主哈哈大笑,用力拍了拍原庄主肩头,道:“原老弟,我等你这几句话,已等了近十来年!做兄弟的最渴望之事,便是有朝一日能够超越你,成为四大家族的主人!好,好!咱们便出去,到了地面上,再来好好较量一番!”

????说罢转过身,在数十道目光注视之下,坦然而行,将拉杆依数度方位逐次转动。每逢“喀哒”一响,众人心脏也紧随着一跳,一边正担心着能否在海水灌入前逃离。

????直等扳下最后一格,不远处一阵隆隆作响,墙壁裂开条缝隙,逐渐向两侧扩散。一条通道蜿蜒而上,路径七拐八弯,目力所及,难以穷尽。顶端罩了层玻璃罩子,四周海浪汹涌,更增显波澜壮阔,动心骇目。众人一时浑然忘却身处险境,惊叹声此起彼伏。

????平庄主不由得沾沾自喜,双臂一张,笑道:“如何,这秘道可算巧夺天工?唯有我平家……”话犹未了,脑后突然感到阴惨惨的寒冷,背脊蹿上一股凉意,这直是数十年未有之异变。早前便算遇上再强横之敌,也从无未战先怯一说。头颈微侧,双掌间已蕴满真气。

????面前站立的却是平若瑜,瘦削的身子挺得笔直,眼神凌厉如刀,狠狠逼视着平庄主。若说往日形容名不副实,但凡亲眼见着这一幕,都能真切领会,眼中喷火究竟是何含意。连平庄主在这般注视下,气势也是一减。

????平若瑜一步步紧逼上前,牙关咬得格格作响,恨声道:“原来庄园中另有秘道,为什么不告诉我?是你一手毁了我仅有的筹码!为什么?你说!说啊!”

????平庄主艰难抬起一掌,横在两人之间,阻住了她前进脚步,好声好气的道:“瑜儿,不是这样,你听爹给你解释……”

????平若瑜一手从耳际擦过,顿足尖叫道:“我不听!”还不待平庄主有所反应,手指已指向他鼻尖,这在晚辈一方,原是极其无礼之举。

????没等开口,泪水已大颗大颗的滚下,道:“看来我就是一个废物,活着便是多余……所有人都来欺骗我,背叛我,如今就连我的亲生爹爹,也要拿我当外人看待!一切计划,全将我排除在外,之所以放任我随性而为,强逼李盟主禅位,不过是作为你权谋野心的铺路石!我不甘心,没有那么简单,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!”

????平庄主皱眉道:“瑜儿,你不要太过分了……”平若瑜哈哈大笑,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缩手入怀,抽出个白底蓝花的瓷瓶,道:“爹,你认得这药瓶么?那是从你的密室里偷出来的。你骗了我一次,现在我也骗你一次,双方就算扯平,但愿来世有缘,再做你的女儿,还报养育之恩!”从瓶中倒出几粒药片,凑到口边。

????平庄主本道女儿一向任性,便是闹些小脾气,也是些无足轻重的举措。但他一见那瓷瓶,双眼陡然张大,脱口惊呼道:“使不得!……”同时抢前,便要劈手抢夺。然而众人都防他半途逃离,自家性命没了着落,不敢容其稍离视线之外。见他脚步挪动,当即抢上,几人拦在他身前,几人按住他双肩。

????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平若瑜脖子一仰,将那几粒药片尽数吞下。顿时就如被抽空了骨头般半垂至地,周身却如笼罩上一层煞气,隐有黑芒流转。刘海有如波纹涟漪,在深邃的双眼前轻轻拂动。往来气流经她身侧,仿佛也受到无形之息牵引,转了流动方向。

????平庄主眼睁睁看定这一幕,一声悲鸣,真如受了重伤的野兽一般绝望。众人自前来赴会之始,就见这位幕后主人始终冷定从容,即使天崩地裂,亦不轻易于色。此时不知是何骇人听闻之事,竟能令他失态至此。

????未等开口询问,平若瑜倏地抬起头来,双眼是一片血芒,看入深处,却是全无神采。眉眼间显出几抹诡异的鲜红,头发根根直竖,如同数根倒刺,在空中微微垂落。

????众人中即连原家父子,也未曾见过这等诡异情形。原庄主皱眉道:“平兄,令爱这是……”

????平庄主垂头丧气,勉强抬头道:“你们知道,瑜儿刚才服下的是什么药?那是我研究到半途的成品……不同于以往单单提升潜能,而是在短时间内,强行动用体内能量,突破常规限制,发挥到了极致。那就好比在体内,种下一只恶魔,暂时借用它的力量。一旦开始,就无法自行停止,定要等她彻底耗尽力气……然而如此一来,各器官劳动过度,立时便会衰竭,也就同废人无异!那种后果,打个比方说来,就似是拔苗助长。”

????原翼看了看平若瑜,见她还如无知无觉的木头般杵在原地,心里好一阵担忧。道:“平叔叔,您明知这药物于人体有损无益,是害人害己的东西,为何还要专去研究?”

????平庄主已欲哭无泪,道:“那药物……我本想给麾下士卒服用,到时攻城陷地,跟旁人动起手来,个个以一当百,又有一腔不畏生死的勇猛,哪有不胜之理?就算战后死伤惨重,但须以高官厚禄相诱,还愁招不到前赴后继的人手怎地?这本是我重出江湖后,有意用作秘密武器的。谁知……瑜儿竟会如此死心眼……”

????原庄主叹道:“平兄,咱们四大家族隐居已久,你对世俗权欲,怎却是如此看不开?深陷其中的不仅瑜儿,还有你!你简直是被野心吞噬人性的疯子!”

????平庄主道:“如你所言。此药处于研制阶段,另有个致命弱点,仅可达到初步的力量爆发,却不能依从主人命令。且服用者全无自身意识,只知凭借本能行事。而他们的本能,就是杀戮和破坏……”顿了一顿,见四周骚动更剧,压低了声音道:“况且,瑜儿服药时,心头怀有强烈怨恨,可促使药效加倍……”
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